新三十年经济发展战略:“共有”、共建、共享的社会主义新经济

2017-12-11 16:29 来源:皇冠投注

新三十年经济发展战略:“共有”、共建、共享的社会主义新经济

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等参加会见。

新三十年经济发展战略:“共有”、共建、共享的社会主义新经济

新的三十年,生产力水平将实现发展中向发达转变,生产力的社会化程度空前提高,资本的有机构成大幅度提高,与生产力发展相适应的是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深度融合的生产关系。这是一种超越了经典资本主义与传统社会主义的共有、共建、共享的新型生产关系。它更好地体现了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的复合优势,生产力与生产关系更加协调。

第一,充分调动人民主体性,创新立国,实业立国,共建更高水平的社会主义生产力。

实体经济是不可动摇的立国之本,生产性是中国成为全球性大国的基础。

强大的生产能力是中国富民强国的基础,也是其立于不败之地的根本所在。

坚持虚拟经济服务于实体经济,避免经济脱实向虚。

构建一、二、三产业相协调的产业体系,避免过度服务业化,制造业才是实体经济的主力军。

推动产业的转型升级,形成全球规模最大、最具竞争力的现代产业体系。

能否占据全球创新制高点,决定了中国产业转型升级,决定中国产业未来的竞争力、定价权与主导权,是突破需求瓶颈与成本瓶颈关键。

中国创新体系具有多重优势,完全有可能后发先至,后来居上。

通过综合发挥后发优势、跨越优势、集成优势、引领优势、协同优势,中国完全有可能建成全球创新新高地,成为全球创新领导者。

有效需求不足是市场经济国家迟早要面对的普遍危机,中国也不能置身事外。

应对有效需求不足需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长期需求侧总量管理并举,社会主义优势与市场经济优势并用。

新的三十年,中国在公共投资需求、公共消费需求、面向南方国家的出口等方面,仍然有巨大的潜在需求空间。

需要通过发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复合优势将潜在需求转化为有效需求,以支撑中国实体经济的中长期增长。

包括:实施两个制造、两个市场战略;创新立国战略;提高广义积累率,扩大公共投资需求;推行基本公共消费制度;缩小收入差距、财富差距。

第二,建设公私两利、公私融合的共有经济,逐步提升公有资本的比例。

与经典社会主义构想不同,新的社会主义不是替代资本主义,而是吸纳资本逻辑,并驾驭资本的社会主义。

私人占有与社会化大生产之间的矛盾并非绝对的,是在一定范围内二者可以兼容。

私人资本具有激励创造、组织生产、吸纳就业等功能,在整个社会主义阶段,都会成为经济发展的重要推动力量。

新的三十年,仍然需要依法加强对私有财产的保护,积极推进不同所有制企业平等参与市场竞争。

我们建设的既不是纯而又纯的公有制经济,也不是纯而又纯的私有制经济,而是公有制为主体,公私两利、公私融合的共有经济。

新的国民经济成分不是按照企业所有制性质划分,而是按照资本所有性质划分,包括国有资本、集体资本、合作资本、社会资本、小微资本、私人资本和外商资本七种经济成分,前两种是公有资本,中间三种是兼具公私性质的资本,后两种是纯私有的资本。

大力提高公有资本比重,鼓励兼具公私两种性质资本的发展,保护私有资本的利益,积极推进不同性质资本相互交叉与深度融合,实现公私两利、公私共赢,放大公有资本的功能。

共有经济的产权型态也是一个高度混合、高度复杂的生态系统。

积极推动形成共有产权、混合产权、开放产权等公私交融,资本和劳动共赢的新型产权方式。

互联网平台型经济将资本社会性的本质表露无遗,生产力社会化程度已经跨越微观组织联合的程度,达到了宏观经济的规模,而其所有制性质仍然是私人占有的。

这无疑把社会化的生产力与生产资料私人占有之间的矛盾推向空前尖锐的程度,并为最终解决这一矛盾,开辟了前所未有的道路。

让社会的回归社会,让共享的真正共享。

通过产权创新推动平台型经济生产关系的社会化,在保障股东、运营方收益的同时,让劳动者、消费者共享平台收益,这不仅有利于社会,也根本上有利于互联网平台自身健康发展。

第三,在分配机制上,坚持以按劳分配为主体,按要素贡献分配为补充,严厉取缔寻租收入,构建共享经济体制。

新社会主义的分配方式与资本主义根本性质不同。

首先是真正实现市场经济条件下的按劳分配,推动劳资共享,提高劳动报酬占国民收入的比重。

在劳动力完全商品化的条件下,雇主支付的只是劳动力维持其再生产的价格,而非劳动创造的实际价值,这并非真正的按劳分配,而是按照劳动力分配。

随着劳动保护制度更加健全,基于协作网络的劳动更加有效率,雇佣关系的打破,使得劳动能够以平等的方式交易,就有条件促进市场经济条件下的按劳分配机制的形成,这里交易的是劳动成果,而不是劳动力。

同时,通过鼓励员工持股、期权激励等方式推进劳资共享、劳动者分享资本收益的分配机制形成。

其次,真正实现按照要素贡献分配,将非生产要素分配机制挤出。

资本主义体系下存在着大量系统性的、合法的寻租行为,在社会主义制度条件下却需要严格取缔。

加大对投机性活动监管,决不容忍资本的妖精兴风作浪,掠夺居民财富。

严厉打击形形色色的灰色产业,取缔不做蛋糕,只分蛋糕的行为。

新社会主义分配机制还表现为通过强大的国家再分配杠杆来缩小收入差距、财富差距与福利差距。

加大对财产的持有、转移的税收征收与监管力度,加大财政支出的倾斜力度,进一步利用财政支出杠杆,促进公共服务高水平均等化,积极鼓励并规范公益慈善事业的发展,加大其收入调节功能。

最后,新社会主义将保留大量的公有资产,这使得全体人民可以共享公有资产收益,进一步提高公共资本红利上缴比例,最终实现国民直接参与分红。

新的三十年,劳动生产率达到如此高的程度,以至于人们可以逐步打破你必汗流满面,才得糊口的亚当魔咒。

要创造条件让人们从终身劳碌中逐步解放出来,追求更有创造性与更有意义的劳动方式与生活方式。

随着智能化水平的提高,逐步探索不需要劳动就有基本收入的制度。

第四,从资源配置方式上看,构建市场起决定作用,计划发挥更好作用的新鸟笼经济。

市场与计划都是配置资源的手段,并非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的本质特征,市场作为资源配置手段与社会化大生产并不矛盾,作为信息发现的工具,起到了协调社会生产的作用。

随着云计算、大数据等技术的出现,计划配置资源获得了空前的现实性。

未来社会是一个去中心化与强中心化并存的社会,市场机制在配置资源上仍然起到基础性功能,而且随着信息更加对称,市场协调的盲目性会减弱,同时,行业、区域以及国家层面的计划配置资源能力空前提高,通过两种机制在不同层面的结合,减少交易成本,实现资源配置效率的优化。

新鸟笼经济不是新计划经济,是市场调控、信息调控和规划调控的有机结合,市场信号仍然是配置资源的决定性力量,信息时代,使得生产更具前瞻性,也促进了国家战略导向与企业微观决策更好地匹配。

在私人产品领域,市场起决定性作用,同时需要积极应用计划手段,在宏观层面调控社会总供给与总需求等重大平衡关系,弥补市场失灵,减少生产盲目性、自发性带来的危害。

在混合产品领域,市场之手起到基础性作用,计划之手需要发挥引导性功能,推动市场主体形成合力,促进国家战略目标的实现。在公共产品领域,计划之手发挥主导作用、市场主体共同参与,共同优化公共产品的配置。

(责任编辑:凭表情包赚50万 )